物联网开发

Meta的现实很“骨感”,国内的虚拟人步步稳健

    作为最早一批转型“元宇宙”的公司之一,面对此起彼伏的质疑声,Meta的“元宇宙为先”战略难道真的出现了问题?相较于Meta在“元宇宙”上的雷声大雨点小,反观中国市场,在元宇宙的发展路径上,则显示出了东方的那种低调做事,追求步步为营的稳健。


国内的虚拟人步步稳健


    一、Meta元宇宙布局遭遇五重阻力


    阻力一:用户未必感兴趣


    Meta 的Horizon Worlds(Meta推出的一个元宇宙平台)最初的目标是到2022年底达到50万个MAU(月活跃用户),但Horizon Worlds到目前为止只吸引了不到20万用户。自今年春天以来,Horizon Worlds的用户群一直在稳步下降,大多数用户在第一个月后就不再回到虚拟世界。数据显示,消费者可能未必对于Meta的Horizon Worlds感兴趣。


    2022年2月,Meta曾表示Horizon Worlds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30万,但此后一直没有再更新数据。


    阻力二:元宇宙竞争正在升温


    根据IDC的数据,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VR头戴设备同比增长32%,Meta继续以86%的份额保持市场领先地位,而中国的Pico(2021年被Tik 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收购)拥有8%的市场份额。鉴于当前的宏观背景,预计2022年全球销量将保持平稳,IDC预测到2026年的总出货量将从2022年的1080万台增加到3100万台。


    成功伴随着竞争。MacRumors的报道表示,苹果计划在2023年推出其AR/VR头显,售价可能高达2000美元。近年来,苹果一直在招聘AR/VR领域的人才,并收购了该领域的多家公司。据传,这款头显拥有两个M2处理器、4K micro-OLED显示屏,具有虹膜扫描、面部表情追踪等功能。而另一方面,索尼将于2023年初推出其PSVR2,价格可能与PS5游戏机一样高。目前有超过20款来自1P(first-person,第一视角)和3P(third-person,第三视角)游戏开发商的游戏正在开发中。尽管之前的PSVR花了八个月时间才达到100万台销量,而Meta Quest 2第一季度销量为280万台。但因为其改进了眼球追踪、振动和移动镜头等功能,索尼对其VR头显的新设计仍然对Quest系列产品构成威胁。


    作为连接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最要的桥梁,VR设备也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此领域的竞争也会变得越来越激烈以及白热化。Meta虽然现在保持着领先,但未来如何面对来自强大对手的攻击,对于Meta而言会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阻力三:疲软的广告业务


    广告是Meta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第三季度占比98.28%。因此,活跃用户数量对于Meta的营收是一个关键指标。尽管用户总数有所增加,但由于通胀和利率不断上升,企业纷纷削减广告支出。Meta报告称,自2021年以来,其每则广告的价格下降了18% ,并可能陷入衰退。第三季度,Meta的广告收入同比下降了3.7%。


    广告业务是Meta公司的金母鸡。目前Meta在元宇宙能够大手笔的投入也是仗着广告业务的支撑。然而随着广告业务的放缓,或许未来Meta也没有来源给元宇宙投入“续命”。广告业务的放缓在未来或许会成为Meta布局元宇宙的一个阻力。


    阻力四:高管的不断出走


    自Meta进军元宇宙之后,其高管层持续面临人事变动,裁员、冻结招聘、高管离职不断发生。


    2022年以来,Meta AI研究副总裁Jerome Pesenti、Horizon副总裁Vivek Sharma、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Meta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Amin Zoufonou、首席产品设计主管、副总裁Margaret Stewart等高管相继离开Meta。上述人员中有不少人已在Meta工作十年以上,Sheryl Sandberg甚至是Meta里仅次于扎克伯格的二把手。


    对于Meta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今年以来高管的频繁出走或许也出于对Meta激进进军元宇宙的不信任。


    阻力五:不断上升的元宇宙成本


    外媒披露,截至今年10月,负责元宇宙业务的Reality Labs已经亏损了94亿美元,去年亏损超过100亿美元,而自2019年扎克伯格确定元宇宙的战略至今,Meta已经在Reality Labs业务部门烧掉了300亿美元。在Meta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表示,即便削减了开支,该公司仍预计,2023年,负责元宇宙投资的Reality Labs部门的亏损将“显著”增长。


    Meta疯狂往元宇宙业务烧钱,不过取得的成果却微乎其微。根据Meta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三季度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从去年同期的2.63亿扩大至37亿美元。


    由此可见,市场并不看好Meta押注元宇宙,扎克伯格能够多长时间顶住市场与外界的压力,持续往元宇宙烧钱,那还真是一个未知数,说不定哪天,扎克伯格放弃了呢?


    二、国内元宇宙聚焦产业痛点,助力经济稳健复苏


    相较于Meta在“元宇宙”上的雷声大雨点小,反观中国市场,在元宇宙的发展路径上,则显示出了东方的那种低调做事,追求步步为营的稳健。


    这份“稳健”,体现在国内在发展元宇宙的过程中,更热衷于贴近产业需求,利用元宇宙的技术手段改进环节,实现“以虚强实”的效果。


    而这些举措也切实解决产业痛点,为拉动经济增长贡献力量。例如在疫情期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藏品,通过与景区、博物馆等联动,推动文化交流,吸引更多年轻人了解中国文化,打卡博物馆,为文旅行业的复苏贡献力量。


    虚拟人产业也随着元宇宙产业乘风而起,虚拟IP、虚拟偶像,丰富了“元住民”们的精神世界,也成为拉动平台经济的重要抓手。据了解,仅哔哩哔哩平台虚拟主播数量便超过23万个。还有一些平台,将虚拟人技术与AI相结合,打造成生活的助手、企业的员工、带货的主播……交织成一张人机和谐共生的关系网。


    日前,百度数字人家族集体入驻快手,包含了旗下AI数字人希加加、度晓晓、林开开、叶悠悠近期在快手账号发布一条入驻快手短视频,在快手总部门口与快手吉祥物小快、小六进行合照。与传统虚拟人通常需要“中之人”进行操控不同,这些百度旗下的数字人都是由AI进行驱动的,换言之,这就是一场没有“(真)人”参与的见面会。


    而此次百度数字人家族集体入驻快手,基于百度扎实的AI能力与领先的数字人平台,将为后续双方深入探索数字人短视频内容,提供强有力技术支持,将打造成为AIGC虚拟人短视频一道独特的风景。


    对于虚拟人产业而言,技术、场景、内容是必不可少的“金三角”:技术不仅是虚拟人产业发展的土壤,也是阳光、空气、水等一切基础条件;而内容,便是其之上的所有生灵,无论是开枝散叶、还是奔跑玩耍,都构成了生态欣欣向荣的景象;而场景,则是联系万物规律的网,它诠释了供与需之间的规律,让发展顺理成章。


    众所周知,从使用场景来看,虚拟人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人格型虚拟人,其主要的场景价值在于IP运营,例如虚拟IP、虚拟偶像等场景,主要考量虚拟人的“IP运营能力”。而另一类则是服务型虚拟人,其主要应用场景在于“辅助或替代真人工作”,通过强化功能性、实用性、定制性,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主要考量虚拟人的“技术攻关”能力。


    这其中,百度智能云曦灵是集数字人生产、内容创作、业务配置服务为一体的平台级产品,拥有包含人像驱动、自然语言理解、语音交互、智能推荐等四大AI引擎在内的虚拟人全栈技术能力。


    在语音识别能力上,百度智能云曦灵搭载SMLTA语音大模型使得语音识别准确率达到98%,数字人口型合成准确率达98.5%,让数字人与真人无限趋近。 同时,基于百亿参数对话大模型PLATO,可以让数字人拥有自己的经验和认知,像真人主播一样与用户互动,同时,根据虚拟人的应用场景还支持灵活配置问答知识库,与专业领域联动,解决行业痛点,实现场景占位。


    不过,“人格型虚拟人”与“服务型虚拟人”两者的融合将成为必然趋势,一方面,随着虚拟人“IP化”格局逐渐形成,已经可以成为“IP运营能力”作用的主体;另一方面,随着技AIGC技术的成熟与知识库的极大丰富,演艺与人格化能力也将成为众多人类知识统合中的一缕,并以此打造专业的AI数字人。


    例如,目前百度数字人家族基于自身的知识模型,能够通过AIGC智能创作的能力,能够实现作画、作诗、写小说、写歌词等场景的应用。届时,基于AIGC能力的虚拟人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由此可以判断,虽然目前人格型虚拟人仍然以“中之人”存在的形式为主导,但在不远的将来,基于AI驱动的虚拟人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不仅如此,AIGC的能力不仅可以提升其他产业的效率,甚至还可以作用于虚拟人行业本身,实现降本增效。


    在动作捕捉技术与硬件算力的不断升级,虚拟人的建模精度与活动能力越来越逼真,不仅为用户带来更沉浸震撼的感官体验,同时用户不断提升的虚拟内容需求,也倒逼着内容创作者也能提供了更好的创作工具,不断提升着虚拟作品内容创作的能力。


    不过,在体验的不断升级的过程中,虚拟人创作的门槛也在不断提高,尤其是高精度建模的虚拟人,在高频率需求使用下,仍然很难避免成本高的问题。这一方面源于生产个性化人像,需要标准化、高质量的技术支持,目前大部分企业还未实现标准化的数字人生产流程,导致数字人成本动辄百万,另一方面则因为想要实现高精度渲染,其购置满足算力需求的成本更是居高不下。


    为了解决这一痛点,今年9月百度智能云曦灵在数字人新平台发布会上,重磅推出了“数字明星运营平台SaaS版”及“数字人直播平台2.0”, 让数字人直播像做PPT一样简单。


    其中前者基于百度云原生渲染技术,不再要求高配直播设备,一台笔记本+一个摄像头,即可秒级生成个性化高精度虚拟人像,并提高1358个微调维度,大大降低了开播门槛。


    而后者内置超写实数字人形象、超智能对话问答系统、超便捷编辑开播平台,将让品牌、机构、个人都能拥有“稳定的、超写实超高精的、智能化的数字主播”,例如利用虚拟人开启24小时AI直播或在闲时代替真人进行直播,大大降低了企业的用人成本。


    在6月份发布的《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中,指出元宇宙时代,有能力的优质企业将开始寻求跨学科、跨行业融合,以寻求加速技术革新与产业应用落地。在技术升级的大背景之下,虚拟人产业将加速标准化、智能化进程而AI参与生产带来效率提升,未来高精度虚拟人在高频需求下成本也将不断降低,实现“效率向上,成本向下”的愿景。


    在中国、美国等大国抢占“元宇宙”技术高地的过程中,虽然国内企业并不像Meta那样大张旗鼓,但科学技术的进步从来都不是空中楼阁,而是始终伴随着产业一步步累积叠加,可以预见,以百度等企业为代表的技术力量的努力之下,将共筑我国在元宇宙领域坚实的技术壁垒。


    结语: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Meta 裁员一周后,亚马逊也宣布裁员,规模也在万人左右。听闻这个消息,科技圈又难免唏嘘," 寒气 " 是真的,而且不只是中国,是 " 全球变冷 "。


    元宇宙不怕寒气——或者说,创新者对元宇宙的探索,本就是在寒夜中独行,对区区 " 寒气 " 早已见怪不怪,心中有火,就不畏寒冷。


    据《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2030 年我国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将达到 2700 亿元,未来市场乐观向好,竞争也会越发激烈。


    机遇有,挑战也在。


    在未来数字人赛道的竞逐中,技术仍然是第一性。在数字人领域,百度用 AI 技术建立起了一道厚实的 " 城墙 ",把市场的寒冷抵御在外。


    在不确定的市场中,以技术谋得确定性。百度为数字人规划的未来,还有很长。


    郑州博观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科技类物联网开发软硬件定制化方案服务商、也是中原地区领先的物联网终端设备解决方案提供商。致力共享换电柜、智能充电桩、共享洗车机、物联网软硬件等服务平台的方案开发与运维。总部位于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已取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证证书。经过10多年的业务开拓,公司已经形成了以中原地区为中心、业务遍布全国的经营格局。


注:本站文章部分文字及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